您好,欢迎来到青岛市律师协会官网! 网站首页 ENGLISH

这个冬天,法暖农民工

信息来源:青岛律师协会  时间:2016-02-19  作者:青岛律师协会   [ 返回 ]
这个冬天,法暖农民工
                                                            ——众成清泰律师赴西藏无律师县援助系列报道

    2015年12月10日,朱彦清律师接替仲昭利律师到墨脱县司法局报道上班的第二天,墨脱县司法局李秋苹局长就跟她提起2015年7月底接手的一起拖了多年的农民工欠薪案件。朱彦清律师不畏艰辛历经两个月时间成功为26个农民工讨薪,切实维护了农民工合法权益,为保障地区和谐安定办了实事。
    下文是朱彦清律师从墨脱县发来的纪实报道——
    一、承办一起拖了多年的农民工欠薪案件
     西藏某上市公司在墨脱县修路时,该公司的蒲某项目组拖欠农民工有关费用案件。我看了一下司法局之前收集的材料,共涉及18人,有关运费、砂石款、维修费及生活用品费用等约60余万元。通过查看材料我发现一个重要问题,就是这些欠款发生的时间最远的是2010年,最近的是2013年年末的,诉讼时效都到期了,我觉得该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尽快解决。12月17日下午,李局长带着我向扎西县长作了汇报,扎西县长对我积极的工作态度给予充分肯定,并召集交通局、人社局有关领导一起协调配合解决该案件。有了县长的鼓励和支持,我也干劲十足,心里暗暗想,一定要办好这个案子,不辜负领导的信任!
    二、与上市公司艰难地协商谈判
    经过司法局人前期沟通工作,西藏某上市公司已经安排了一个叫洛桑的联络员。经过接触,我发现他的态度蛮真诚的,不否认可能有欠款事实存在,但是由于联系不上该项目当事人蒲老板,公司无法确认相关欠款的真实性,只能等2016年年末保证金到期,蒲老板出现后才能解决。也正是由于他的这种看似要解决实际未解决的态度,致使该案子拖了多年!我给他分析法律风险,“项目组是你们公司内部机构,你们有管理责任,能不能联系上蒲老板是你们自己的事,农民工给你们提供了劳动,公司就应该给报酬!”最后,我坚定地说“这次我来了,这个事情就不想再等了,或者调解解决或者立即诉诸法律”!他看着我,眼神有些惊愕,但是仍然强调“蒲老板不出现,我们没法解决!”
    在洛桑这里碰了个软钉子,我决定往上级部门试试。因为该项目业主是西藏交通厅,我们以墨脱县司法局的名义于12月18日,给交通厅稽查处发了一份函件,说明欠款情况,希望他们帮助协调解决此纠纷。没想到交通厅第二天就答复已经将材料转交给天路公司,督促他们出面解决。随后,洛桑主动联系我们,表示可以解决一部分,但是又提出民工提交的欠条很乱,没法确认的问题,我当即表示:我可以帮忙确认欠条真实性及借款人身份情况。
    三、通知沿路乡村的民工到司法局申报债权
    在向已统计过的民工核实欠条时,我得知一个惊人的消息,有民工反映,蒲老板欠款不只是这60万,未统计到的应该还有一两百万,我当时一听头就大了!如果还有这么大的数额,上市公司一定不会给予解决了,但是如果通知不到,解决了这些,其他人又出现怎么办?如果都通知到了,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还造成更多人再聚集上访上告怎么办?我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下去…….纠结了半天,跟李局长研究后,还是决定要通知下去,不论事情最终能否得到解决,总得把事实搞清楚。
    李局长亲自给修路沿途各乡的乡长打了电话,让他们通知涉及该项目有欠条的民工尽快到司法局来登记,经过半个多月的登记、核实,落实每张欠条,剔除了没有依据的款项,又区分出其他工程欠款。我又到人社局对照之前处理该案件的卷宗材料,核实结果为:债权人40人,欠款约70万元。经过全面核实后,我心里有了底,虽然人数增加一倍多,但是欠款数额仅增加了十万元,我觉得上市公司还是有解决的可能性。
    说实话,当农民工兄弟们拿着一张张皱皱巴巴的欠条过来的时候,我的心情蛮沉重的,他们中很多人不能说汉语,甚至不能写出自己的名字,他们面对多年未结的欠款,大都没有吵闹,平静地让工作人员做登记,过于安静和略显羞涩的表情,让我尤为心痛……我深深地感到:在墨脱如此恶劣的自然条件下,农民工兄弟冒着生命危险运输、修路,最终还欠他们这点血汗钱,真是天理难容!
    四、一波三折,难产的分配方案
    经过两周多的重新核实欠款情况后,时间已经到了2016年1月上旬,时近年关,每周都有几波人来司法局询问情况,我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当我将最终欠款数额和明细交给洛桑的时候,非常恳切地跟他说:“你也是藏族,你也更该同情少数民族兄弟,这些欠款拖得太久了,不应该再让大家等下去了,希望公司能够先拿出一部分钱解决,反正最后有蒲老板的保证金在那里”。经过这段时间沟通交流,洛桑看到我认真的工作态度,也慢慢建立起一些信任,他答应尽快向公司反映解决。
    经过多方努力,1月12日终于盼来了上市公司的该项目经理达瓦,他在司法局表态,会尽快拿出一部分钱解决运费问题,生活用品费等先不能考虑,而且确定了最后解决的期限为1月21日。
    1月14日,上市公司答复只能垫付20万元。我虽然感觉有些少,但能解决一部分对大家也是一些安慰。另外,洛桑称有十一个人的运费是蒲老板在的时候确认过的,可以全额支付,数额10万多,其他9万多要分配给十五个人。1月17日,为了不耽误大家拿钱,我利用周日加班做出分配方案,除了全额付款的十一人,按照约37.5%的比例分配给其他十五人,保证一多半的人可以拿到全部或部分款项。
    1月18日上班后,洛桑对我做出的分配方案提出异议,他说公司需要把欠条都收回来,因此不能够按比例分配,要尽量结清,而且他选择了几个数额较大的欠款人。对此,我表示强烈反对,如按照他的做法,结清的人远不足一半,而且上市公司确认的运费也不能全部结清!自古以来,中国人“不患寡,患不均!”结清了少部分,其他人如何交代?
    这个事情没解决,他又提出所欠的维修费款项,公司还是不能予以考虑,我又严重抗议,这次付款,已经按照上市公司的意思剔除了所欠的生活用品钱、肉钱、菜钱、酒水钱,如果再不考虑欠维修费的人,他们也容易形成合力,况且其中一个维修工还曾给自治区陈全国书记在网上留言,每次过来也常有过激的言行。再有,把所欠的维修费刨除在外也确实没有法律上的意义。
    考虑到洛桑只是个联络员,也只能按照公司的指示办事,我就直接给已经回拉萨总部的达瓦经理打电话阐明我的观点和利害关系,他答应要汇报研究一下,我又担心电话里说的他记不住,又给他发了长长的短信。终于,一切坚持和努力没有白费,1月19日,上市公司回复,按照我做的分配方案执行。
    五、做好了去拉萨为农民工维权的准备
    分配方案好不容易确定后,上市公司却未按照约定的时间拨款。洛桑的态度模糊,达瓦经理不接电话、也不回短信。我一下又沉不住气了,大家都等着拿钱呢,折腾了一个多月,不会到这个关口又出现什么差错吧?晚上辗转反侧,我勇敢地做了一个决定:如果上市公司这次不能付款,我要走出墨脱!(之前因为怕墨脱到林芝市的十个小时的路程危险,我过年都不打算回家。)为了26个民工的血汗钱,我决定马上启程去拉萨,找交通厅、找上市公司总部去理论,无论如何也要给大家拿回一些钱来!
    六、钱终于到位了,但又节外生枝
    1月22日,我没精打采进到单位,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又给达瓦经理打了电话,他说昨天在开会没有接听我的电话,一直在忙,也没顾得上回短信,并且说今天会付款!瞬间,我又欣喜若狂!中午的时候,钱终于汇过来了,但是同时又带来了新的问题。
    洛桑说这些欠款中有“扎墨路段”项目的,也有“背崩路段”项目的,这两个项目由不同的项目经理负责:一个是达瓦经理,一个是乔次仁经理。两个项目的财务也是分开的,这次付款的是达瓦经理项目,也只能解决该路段的欠费情况。没办法,我们只能对照明细找出欠条分出“背崩路段”项目的欠款,好在不多只有四笔。
    但是正在我们商讨这个事的时候,来了一个民工,恰巧就是“背崩路段”项目的欠款,当他得知自己的钱这次没有希望领款的时候,非常地失望,看着他无奈的表情,我只好安慰他,你先回去吧,我们再想想办法。
    下午,我给乔次仁经理打电话,他强调,他负责的项目,保证金都给协作人付清了,付款的时候协作人写了承诺,并且进行了公证!我说“公证”只是明确你们两方的责任,对外没有法律效力,现在这个项目还有欠款未付清,大家都有责任。并且这次付款涉及这个项目的欠款也不多,希望协调处理,不要发生没必要的麻烦。
    最后,乔次仁经理与达瓦经理协商,从20万中借一部分款项,解决这四笔欠款。不过,分配方案还是按照洛桑的要求进行了微调,多解决达瓦经理这边项目的欠款,经过调整后,付款方案变成了13人结清,13人付款30--40%。
    七、去税务局交涉发票事宜
    上市公司支付的20万元款项,还需要收款人出具发票,否则就要扣10%的费用,考虑到对农民工欠款本来时间就很久了,不但没有付利息,还要扣10%的费用,大家一定很难接受,可是上市公司又需要发票入账也是客观需要,为了避免太多的损失,李局长亲自联系了税务局长,来一起协商解决此事。了解情况后,税务局长要求我们写个情况说明,让县人社局确认,并且提供收款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和收据复印件,就可以代开税款为4%左右的发票。
    八、领钱吧,我的农民工兄弟
    1月25日至26日,利用两天的时间给大家付款,现场还是一片喜气洋洋,尽管时间有些久了,大家拿到钱还是很开心,也非常感谢律师和 司法局领导、工作人员的辛勤付出。
    通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我们为农民工争取了这20万元的资金。虽然有些没有全部付清,但是有“2016年年底让大家拿到全部”的答复,会让大家心安一些,避免了群体性上访事件的发生;另外,从法律程序上,引起了诉讼时效的中断;而且,在处理这个事情的过程中,援助律师、司法局与上市公司、农民工们也建立了信任。相信未付的款项,也会像公司承诺的那样,在保证金到期的时候得到顺利解决。其实,给农民工发钱本身并不重要,最关键的是,让他们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政府,相信我们的法律是为他们着想的,是会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的!
    25日当天,我在微信圈里发了一条信息“领款吧,我的农民工兄弟!希望我们些许的帮助能让你们这个年过得更温暖些……”


援藏志愿律师成功调解一起工伤纠纷案件
                                                   ——众成清泰律师赴西藏无律师县援助系列报道

    2016年1月12日,任某来到墨脱县局向志愿律师提出诉求。任某向律师说明事情经过,任某经赵某雇佣,在墨脱县县城莲花湖景区建设项目工地工作,10月8日11时30分,任某在工作时,落下的钢管扎伤左手掌第四节,造成第四节掌骨骨折,现经墨脱县卫生服务中心、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115医院医疗终结。现双方就任某人身损害赔偿事宜向墨脱县法律援助中心申请调解。

    朱律师了解了案情后,主持调解,因赵xx不同意任某提出的条件,双方僵持许久。朱律师细心讲解相关法律解释和条款,劝说赵某才与任某达成了一致的意见。双方在朱律师的主持下签订了调解协议书,并当场就向任某付清损害赔偿款29800元。

援藏志愿律师解决一起年久买卖合同纠纷案件
                                                 ——众成清泰律师赴西藏无律师县援助系列报道

    2013年5月17日,西藏智力工程建筑有限公司与李某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承包东布大厦建筑项目,张某是该项目负责人,建设过程中索朗某某等人3人供应沙石等建筑材料给张某,张某出具欠条,截止到2015年5月11日,共欠索朗某某等人沙石款22万元,经多次催要未付,后索朗某某等人诉诸法院,法院告知当事人无执行能力,动员索朗某某等人撤诉。撤诉后,三人无奈来到墨脱司法局找志愿律师朱彦清求助,朱律师以多年的经验告知索朗某某等人,调解是较快能解决此事的途径。此后朱律师多次联系张某,张某推脱说等有钱就给,几经催促无果后,朱律师通过多种途径联系到西藏智力工程建筑有限公司负责人唐某,讲解事情经过,告知其利害关系,分析法律风险,提出调解方案,并让唐某向张某确认此事,张某也承认确有此欠款一事,唐某非常理解索朗某某等人,接受了调解方案,愿意从公司出钱垫付5万元,现5万元已打到索朗某某等人账户,唐某说本周内张某有其他的工程款会打到公司账户上,将从这工程款中扣除付给索朗某某等的剩余款项。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朱律师一周多时间的积极调解,终于帮助当事人讨要回来多年欠款,妥善解决了拖欠两年多的欠款纠纷。

> 相关资讯

志愿律师首次在墨脱县法院亮相出庭

我市“1+1”法律援助律师赵纯永投入到法律服务工作中

| 更多